咕咚网

朋友圈之特别订制,朋友圈广告代理,朋友圈互动图片和答案,乡村朋友圈txt下载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109章流玉的主子 “她能有什么用?一个巡抚的女儿,皇上也不会太看中她,顶多算是他的一个棋子,如果下废了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”绵姨一点都不想在王府里看到其他女子。 “炙儿,楚倾瑶走了这么久,你也该把如一娶进门了。”绵姨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娶了素如一。到时候就能仰仗境主的力量,找到杀害姐姐的凶手。 “就算没有境主,本王也一样可以找到杀害母妃的凶手。”轩辕炙就是觉得境主不可靠。 听他如此说,绵姨也生气了,不满的道,“你找了这么久,找到了吗?整个夜染大陆的大夫都控制在境主手上,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谁有那本事。” “怎么就没有?”说完,他就想到了楚倾瑶,那个女人的医术那么好,可她却敢背叛他。他忽然握起了拳头,难道她就不知道他是她的夫是她的天吗? 她竟然敢跑! 楚倾瑶,你个死女人,你千万不要落到本王手里。 “王爷,整个京城都搜完了,没找到人。”七杀的声音在外面响起。 “绵姨,我还有事。” “炙儿你去忙。”绵姨也听说了他前两天夜里被刺的事,担忧的望着他的背影,她已经没了姐姐,再也不能失去炙儿。 轩辕炙一进书房,七杀七绝就跟了进来。 “抓没抓到可疑之人?”他问。 “倒是找到了两个腿部受伤的女子,一个是走路跌断了骨头,另一个是在野外被蛇咬伤了。”七杀沉着脸。 “留意一下古武门的动向。” “王爷是在怀疑花惜陌吗?”七绝惊问。 “刺杀本王的绝对是个女人,后来的男子也不是古武门的身法,本王倒觉得那女人的招式与花惜陌很相似。” 楚倾瑶练的就是古武门的功夫,三年间差不多都是花惜陌亲自传授,招式自然会相似。 今日早朝过后,皇上单独留下了炙王。 “皇兄单独留下臣弟,可是有什么事?” “皇弟,你帮朕出出主意,如果朕想立太子,你看哪位皇子比较合适?” 轩辕炙盯着皇上,心内不住冷笑,怕是他推荐的人,不但不会被立为太子,还会遭到全力打压。“识人一途,还是皇兄更胜一筹,臣弟甘拜下风。”言下之意就是立太子是你自己的事,你爱立谁立谁,与本王无关。 皇上观察着他,“楚倾瑶还没消息吗?当日她可是口出狂言要一年给你生俩个的。” “没有。” “近日,大臣们纷纷提议让朕立后,朕一想到白柔芷就没了这心思。早知道她的下场这么凄惨,朕当初就应该放手,让她去找你。” 轩辕炙皱眉,皇上这是唱的哪一出?“臣弟从没觊觎过皇兄的女人。” 皇上叹了一声,“朕只是一时感慨,你还不知道吧,昨晚她已经去了。”他对白柔芷的宠爱,有三分真心,七分霸占。他就是想借白柔芷来告诉炙王,只要他看上的东西,就一定会得到。后来王皇后毁了白柔芷,他对她的宠爱也到了尽头。 轩辕炙面无表情,他对皇上的女人没兴趣。 “皇弟,你就从来没想过天琼的江山吗?当年若不是你年纪小,怕是这皇位父皇绝不会传给朕。”皇上忽然脸一沉,“若皇弟想要,朕就立你为皇太弟。” “臣弟对皇位没兴趣。”轩辕炙已经讨厌了这样的试探,如果他想要那位子,还用得着他假仁假义的谦让? 他起身,“如果没什么事,臣弟告退。” 等他一走,皇上就摔了砚台,“轩辕炙,朕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,只要朕活着一日,你就休想夺去朕的江山。” 他坐在龙椅上,思考着怎样才能除去轩辕炙。 楚倾瑶一直呆在密室里,小腿上的伤已经结痂,用不了几天就能下地走路。见芸篱闷闷不乐的进来,便道,“我这里没什么事,你却服侍你们家公子吧!” “公子出去了。” 楚倾瑶一愣,他身子没养好怎么就出去了?见芸篱看都不看她,知道她对自己有芥蒂,也不以为意。 芸篱走到凳子旁坐下,忧心忡忡的。楚倾瑶猜他是在担心无双公子,便道,“你家公子可知道你……喜欢他?” 芸篱像炸了毛一样腾地站起来,“我告诉你,你不准和我家公子乱说,要不然……我绝不会原谅你。” 楚倾瑶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,故意道,“喜欢就是喜欢,那是你的自由,怎么还怕别人说?” “就是不准你说。”芸篱气恼的大步跑出去。 流玉一直以身子不适懒在京里不走,第三天下午无双公子派去的人硬要拖她离开,她才不得不磨蹭着出京。 见她走了,那人赶紧回去复命。芸篱听说流玉已经离开,心里一阵轻松。走了好,最好走得远远的,这辈子都不要再和公子相见,以后公子还是她一个人的公子。 她爱公子,爱得愿意倾尽所有,甚至生命,可她只是个下人,她配不上公子。 流玉出了城门后,艰难的迈着步子,她不想离开这里。张望了半天,见远处奔过来一辆马车,她装倒晕倒,直接躺到了地上。 马车由远及近,眼看着马蹄就要踏到她脑袋上了,车夫吓得赶紧扯住缰绳,“喂,你是怎么回事,怎么倒在路上?” 马车里传出男子的声音,“怎么了?” “主子,地上躺着个女人。” “真是晦气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男子不悦的开口。 车夫跳下马车查看,见地上的女子很清秀,他用脚踢了踢,“主子,好像晕过去了。”他这一踢,女子竟然睁开了眼睛,虚弱的开口,“求求你,救……救我!”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车夫见此处离城门没多远,女子身上又没有外伤,也不像是被人抢劫。 “我……两天没吃饭了,实在是走不动了,求求你……带我进城。”女子好像很虚弱。 车帘被掀开,下来一名华服男子,男子对着女子抬脚就踢,“赶紧起来,跟我上车。” 女子这时候也看清了男子的长相,乖乖的站起来,随着男子上了车。车夫一愣,“主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 “哪那么多费话,赶紧进城。” 马车上,流玉跪到男子对面,有些激动,“流玉见过主子。” “我记得让你呆在京城,你出城干什么?明明离城门不远,怎么还要搭别人的车?”男子一开口就是质问。 “主子,我……”流玉一犹豫,还是实话实说,“奴婢在春风阁呆得好好的,被带到了无双公子府上,本来奴婢以为这是次机会,没想到只一晚他就翻脸不认人,直接将奴婢赶出了京城。” 男子一愣,甩手就给了流玉一耳光,“连清白都搭上了,还被人赶出了京,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?” 流玉胆颤心惊的望着男子,“主子恕罪,奴婢一定会想办法重新回到他身边,求主子再给流玉一次机会。” 男子没让她起来,也没再说话,流玉只好跪着,头也不敢抬,生怕看到主子发怒的双眼。直到马车停到一座府邸,男子才道,“下车。” 进院后,男子让流玉去准备热水,他要沐浴,待男子一身清爽的出来,见流玉正站在窗边发呆。透过窗纱,能看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男子不悦的过来,挑起她的下巴,“在想无双公子?” 流玉一惊,“奴婢不敢。” 男子冷哼一声,放手后在床边坐下,“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怎么会突然到青楼找女人?” “奴婢不知,但当时他……像是被人下了……药。”再怎么说流玉也是女子,提到这种事情,还是差得无地自容。 男子恼怒,他培育了这么多年的奴婢,竟然便宜了别人。招手道,“流玉,过来。” 流玉上前,紧张的不敢抬头,“主子有什么吩咐?” 男子伸手一带,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,流玉痛呼出声,男子不管不顾的压了上去。“主子,你……”流玉一慌,赶紧闭上眼睛。 男子扯掉她的外衣,粗暴的吻雨点般落下。他从苍隼国一路奔波而来,这些日子都没碰过女人,今晚可得好好享受一下。 一连半个月,他夜夜都要流玉来陪,就在流玉以为主子会永远把她留在身边时,他忽然道,“你收拾收拾东西,想办法混进无双公子府上当丫环。” 主子是不要流玉了吗? 流玉眼圈一红,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她怕问出来,会惹主子嫌弃。 男子走过来,在她唇上落下一吻,“但愿你的肚子争气,能为无双公子生个儿子。”流玉一惊,难怪公子这些天会没命的要她,原来…… “不该有的心思,就别有,要不然本太子绝不手下留情。”男子一改这几天的温柔嘴脸,说出来的话阴狠绝情。 “请主子放心,流玉明白。” 接过主子手上的人皮面具,流玉对着境子小心的贴好,不舍的看了眼男子,绝然的走出府门。 走出很远,她才伸手抚向小腹,泪水似决堤的江河,泛滥成灾。半个月的时间,她已经彻底爱上了主子,心里已经开始憧憬,就算没有名分,她也愿意陪在他身旁。主子,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会不会让我留在你身边?添加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607章起名为毒军 此时白汲的住处,正传出来一阵阵欢声笑语,连空气中都满是美酒佳肴的味道,黄万和的肚子咕的一声叫起来。 “怎么办?”他问轩辕炙。 虽然他不知道轩辕炙的身份,但总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。而且身上的肃杀铁血之气很重,连他都自叹不如。 “一个不留。”轩辕炙道,“你敢动手吗?” 黄万和脸上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,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这些人摆明了是想困死我们,不是他们死,就是我们亡。” 等屋内酒酣人醉之际,他们两人直接冲了进去。轩辕炙直接冲向主位,一剑砍下白汲的人头。其他人早已喝得烂醉如泥,被他们两人如同切菜砍西瓜般,一剑一个。 席间有几名伺候的下人,直到此时才惊叫出声,黄万和冷笑一声,冲过去全部解决掉。 轩辕炙提起白汲的尸体,从他身上找出军符,然后拿起桌上的蜡烛,点燃了美酒。几乎是在他们窜出来的瞬间,大火就漫延了整间屋子。 这边火一烧起来,从两旁的屋子里立刻窜出来好多士兵,轩辕炙的目光深邃起来。难怪镇外没看到大营,原来都扮成百姓住到了镇上。 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!此时不杀,更待何时。 他对黄万和道,“身上有火折子没有?” “有。”常年生活在野外,火折子是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。 “我们分开行动,把整个镇子给他点燃了,要不然有这些人拦在这里,我们硬闯也会出现不小的伤亡。” 黄万和点头,两人分开,一个向东一个向西,走一路,放一路火。等他们再次碰头时,整个屯兵镇都笼罩在冲天的火光之中。 两人不再停留,立刻回去和楚倾瑶他们会和,然后带领大军直奔屯兵镇。大军到来的时候,镇内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。 有一部分人直接在睡梦当中就被烧死了,逃出来的幸运者,看到四处都是火,惊叫着往镇外逃。有人想起了白汲,大声呼唤,“白汲白将军,你在不在,你怎么不说话?” 此时,楚倾瑶他们就带着八万人马守在屯兵镇四周,各个兵器在手,出来一个杀一个。直到第二天的月亮升起来,还有烟火未熄,整个镇子上方都在冒着青烟。 黄万和带人进去搜了一遍,回来道,“主帅,已经无一活口。” 楚倾瑶接过轩辕炙递过来的白汲的军符,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用白汲守军的身份,来穿过赤罗国。若是有人问起,就说我们是奉白汲的命令,前往边关办事。” “除了粮草之外,一律轻装上阵。”轩辕炙道。 接下来的一路上,他们带着大军浩浩荡荡的直奔与天琼交接的边关。遇到大城,他们尽量绕行,实在绕不过去,就拿出白汲的军符唬弄过去。 一路走来,也算是历尽艰难,终于在半个月后,他们成功把这八万人带到了边关。 当看到边关在打仗,黄万和道,“主帅,边关怎么打起来了,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 楚倾瑶看着他,“从我带你们上路起,这边就故意挑衅赤罗国,把各处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。” “主帅,你是说这场大战的目的是为了掩护我们?”黄万和震惊得无以复加。和天琼的大军相比,他们毕竟是外人。 “因为我答应了瑾儿,要把你们安全的带回来。”楚倾瑶看向楚瑾儿,虽然她什么都没说,但她就是懂。 楚瑾儿躲开她的眼神,眼眶有些发红。 她知道,如果那个人还活着,绝不会让她把军符交给别人。可她想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,哪怕楚倾瑶与赤罗国为敌。 反正那个人已经死了啊!谁还会在意一个死人的想法。 楚瑾儿悲呛的笑着,在眼泪即将掉下来之前,修夜把她揽进了怀里。 “阿楚,这八万大军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轩辕炙道。 楚倾瑶想了下,“和暗军放在一起行吗?” “不好,”轩辕炙道,“他们之间乍然放到一处,必定会有矛盾,不如带回去找个地方安顿下来,等着把他们的亲人接过来再说。” 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楚倾瑶对黄万和道。 暗军的主将从远处走过来,直接跪到轩辕炙面前,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脸上的那份激动和崇拜谁都看得出来。 “起来吧!”轩辕炙道,“这些日子,辛苦你们了。有多少伤亡?” “因为只是小规模的挑衅,伤亡并不大,死一百七十人,伤一百零九人。”主将嘴上这么说,眼中的悲伤还是显而易见。 “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做得很好。放心,阵亡的将士抚恤金加倍,骨灰派人送回家乡安葬。” 黄万和看着轩辕炙,忽然道,“阁下,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 “走吧!”轩辕炙道。 两人避开众人后,黄万和道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“天琼炙王。”既然打算让黄万和跟着阿楚,轩辕炙的身份也没必要再瞒着。但他还是道,“本王与楚倾瑶是夫妻,如果你们不想跟着她,也可以自行离去。” 黄万和苦笑,离开?他还能上哪去? 赤罗国已经容不下他们了,他们这八万人已经成了北宫子都的眼中钉肉中刺,不把他们除去,他怕是连觉都睡不着。 “王爷又何必取笑于我,我此生只想追随主帅。哪怕赤罗国要治我叛国的罪,我也认了。”黄万和想得通透,只要家中老小接出来,他就没了后顾之忧。 轩辕炙伸出手拍了一下他肩膀,“好!跟着王妃,她绝不会亏待你们。而且本王向你保证,若天琼国与赤罗国开战,绝不会让你们这八万人上战场。” 黄万和震惊,他没想到轩辕炙会如此为他们考虑。一时间,喉咙里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,然后,他对着轩辕炙跪了下去,“末将誓死追随王爷,孝忠王妃。” “起来吧!你们是王妃的兵,只有她才有权利调遣你们。”这是轩辕炙早就想好的,这八万人不会归于天琼,也与他无关。他们只是阿楚的私兵,是她的军队。 两人回来后,虽然一句话没说,楚倾瑶却明显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。 她用眼神寻问轩辕炙,轩辕炙只是淡笑,“阿楚,让家中尚有亲人的将士,把地址写好给我,我让人把他们接过来。” 黄万和道,“我替将士们谢谢王爷和王妃。” 楚倾瑶一听,便知道轩辕炙说出自己身份了。她对黄万和道,“黄将军,王爷和我都是死里逃生之人,在外人面前万万不可说漏了。” 黄万和愣了下,立刻道,“主帅放心,末将明白,末将马上让人把地址收上来。” “别忘了让他们把人数备注好。”楚倾瑶道。 第二日早上,轩辕炙将九天剑的剑谱交给了暗军主将,便带领八万大军正式踏入了天琼的国土。 “阿楚,给你的军队起个名字吧!”轩辕炙道,“这样以后也好称呼。” “那就叫毒军。”楚倾瑶觉得这个名字不错,她出身毒门,她的军队自然应该叫毒军。 最后他们在路上找了两座相邻的大山,让暗军和毒军各自占领了一座,在这里安营扎寨,休养生息。 这样做也有他们的目的,毕竟毒军从前对赤罗国忠心耿耿。突然来了天琼,还是让人不太放心,留下暗军,也能起到监视的作用。 至于粮草,轩辕炙已经命人从最近的粮仓往这边调了。楚倾瑶从身上拿出一千万两银票塞给他,“我的人我自己养!我正愁银子没地方花呢!” 轩辕炙无语的看着她,“阿楚,你知道养一队私军需要多少银子吗?” “多少银子我都不在乎,我手上有数不尽的药品,还会缺银子?”楚倾瑶白了他一眼,“你要不要?” 轩辕炙把银子又塞回来,“等我没钱了,再跟你要。” 因为有暗军在此,他们便放心的回到京城。 回京当晚,浮云宗的胡铁便来了。见他一脸悲伤,楚倾瑶便知道杜云霞怕是出事了。也怪她最近一直在忙,竟然忘了解毒的事。 果然,胡铁一见到她,就难过的道,“宗主,杜老宗主过世了。”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楚倾瑶问。 “今日午时。” “浮云宗的人躲在哪里?你带我过去。”杜云霞过世,她理应去上柱香。 胡铁道,“我们在这里买了座大宅,大家都在里面。” 楚倾瑶因为一直在忙,倒是疏忽了他们,此时倒是有些愧疚。跟着胡铁到了宅子那一看,发现宅子里面一片素白,宗内的弟子跪了满满一院子。 见她进来,胡铁道,“宗主到!” 那些弟子立刻掉过头来,跪着道,“见过宗主。” “今日是老宗主仙去的日子,你们各思其职,不用管我。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,一定会想办法,替你们解掉身体里的毒。” 浮云宗众人听完,眼圈一红,又想到了刚刚过世的杜云霞,顿时哭成了一片。 楚倾瑶点燃了三支香,对着灵堂恭敬的拜了三拜,然后将香上好。 “老宗主,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。”说完,她又问了问胡铁要把杜云霞葬在哪。 胡铁道,“老宗主临去时交待,想回昆仑境,与女儿团聚。” 楚倾瑶的心一痛,也许杜云霞早就知道女儿不在了吧! 她拿出一沓银票,塞给胡铁,“那你们回去时,一定要多加小心,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,就去素医阁找帝凤鸣,他会帮你们的。”快看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非也!”楚倾瑶摇头,“芸篱的娘是前辈的亲传大弟子,这事你知道吧?”

第437章你这么想嫁 轩辕炙盯着他,他对于喝茶的事,一点印象也没有。 他总觉得自己像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这种感觉让他心慌,就好像遗忘了全世界。他心里一直记着,他喜欢素如一,可是还有什么是比她更重要的呢? “王妃在哪?”他的声音里带着自己没发现的急切。 “在春风阁。”七杀道,“王妃就是昨日冲进来的那个女子,王爷,你记起来了吗?” 轩辕炙摇头,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昨天有女人来过吗?好像有这么一回事,可那人的样子,他竟一点没记住。 他眉心紧蹙,脑袋里又疼了。 “王爷,你是不是和楚瑾儿一样,被人控制了,头非常疼?”七杀越看王爷,越觉得有可能。 “胡说什么?出去!”轩辕炙有些不悦,把他赶了出去。 他来到床边,看着昏睡的素如一,头又不疼了。他不由皱眉,隐隐觉得,自己只要不想那个女人,就什么事都没有。 他眸色清冷的坐在窗前,脸上的冷光让人心寒。 然后,他走到外面,将七杀叫过来,低语了几句。 漫天妖听说炙王出事,风风火火的进了京城,直奔春风阁。 “丫头,,炙王不记得你了?”他的声音焦急,似乎是急于求证。 “嗯,他已经忘了有我这个人。”楚倾瑶露出一抹苦笑。 “丫头,跟我回毒门,既然他不懂珍惜,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?”漫天妖过来拉她。她身子一退,躲到了一旁。 “漫天妖,我怀疑他是中了蛊虫,你会不会解这东西?毒门有人懂吗?”终于把人盼来,楚倾瑶一脸期盼的看着他。 “我不懂蛊。”漫天妖收回手,“当年老门主明确规定过,不准门下弟子研究有损阴缺之物,蛊虫算得上一个。” “就是说你也不懂是吗?”楚倾瑶有些失望,神情低落下来。 “丫头,你怎知他是中蛊,而不是另结了新欢?”弟子已经告诉他了,炙王喜欢上了素如一。其实更应该说是旧爱,连新欢都算不上。 只有丫头傻傻的,还在为他找借口。 楚倾瑶脸一白,“我相信炙。” “丫头,就算他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你也相信?”漫天妖似受了打击,眸子里一片痛触。 “漫天妖,他并没有对不起我。”楚倾瑶甩了下头,将脑子里的难过抛开。 “要我看,他就是在利用你。远的不说,比如这次,你不就是为救京里的百姓,特意回来的吗?人是救活了,可你问问他们,有谁知道这一切都是炙王妃的功劳?在他们眼里,你早就已经死了。丫头,为何你还是不肯清醒。要我看,中蛊的并不是炙王,而是丫头你。” “漫天妖,你不准诋毁炙哥哥,他根本不是那样的人。”贺兰唏听不下去了。 “那他是什么样的人?你问问他这些年,他都做了什么?有了丫头后,他还跟一个又一个女人纠缠不清。” “漫天妖,不管怎么说,我都相信他。”楚倾瑶扯出一个浅笑。 漫天妖在房中坐下,看着贺兰唏道,“贺兰郡主,我毒门的大小姐不想再和你们天琼皇室扯上关系,麻烦你离开。” “我不是皇室中人。”贺兰唏大怒。 “可你是郡主。”漫天妖咬牙,“我有事要单独和丫头说,还请郡主回避。” 贺兰唏见漫天妖来了,便想去炙王府走一趟。向楚倾瑶告别后,便离开了春风阁。 “漫天妖,你真的不会解蛊?”楚倾瑶痛苦的看着他,如果连他都没办法,那炙怎么办? “丫头,你凭什么就断定他是中了蛊?”漫天妖又问了一遍。 “凭我对他的了解,如果他对素如一有心,早就没我什么事了。”轩辕炙心里绝对没有素如一。 他那么傲气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折了气节,去攀附境主。 见她神情忧伤,漫天妖叹了口气,“晚些时候我去趟炙王府,看看他到底中了蛊没有。” “我也去。”楚倾瑶真的很担心轩辕炙。 “在春风阁老实呆着,你跟去会打草惊蛇。” “哦!”楚倾瑶也知道自己功夫没他好,很难躲过昆仑卫的眼睛。 “漫天妖,谢谢你。” “丫头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她的一声感谢,让他心头升起的嫉妒瞬间消失不见。 只要丫头开心,他就开心。 丫头难过,他就恨不得杀了轩辕炙。 轩辕炙看看素如一要醒了,这才重新坐到床上。 素如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他那双令自己沉醉的墨色双眸,羞涩的笑起来,“炙哥哥,你怎么起来了?” “我也是刚醒。”他眸色流转,淡淡的弯了下嘴角,“如一,我们还未成婚,你不怕传出去,对你名声不好吗?” “炙哥哥……”如一脸色红得似要滴血,“如一早晚是你的人,你莫不是嫌弃如一不够矜持?” “怎么会呢!如一误会炙哥哥了。”说着这样的情话,轩辕炙的心却空得厉害,就像他的心早已停止了跳动一般。 他承认,他喜欢面前的素如一,可是为何心却没了悸动? “炙哥哥。”素如一坐起来扑到他怀里,“不如我们早点成亲吧?” “如一这么想嫁?” 素如一用拳头不停的捶打他的胸口,“炙哥哥,你说什么呢?哪个说要嫁给你了。” 他攥住她的拳头,“既然如一不想嫁,那就等你想好了,再说。” 素如一脸色一僵,同心蛊失效了不成?不是说他中了之后,会一刻都不想离开她吗?童芜,你若是敢骗我,我绝不饶你。 “炙哥哥,你好坏!如一喜欢你这么多年,自然是愿意嫁给你的。”素如一将脸埋在他胸前,恨不得马上就成为他的女人。 外面响起脚步声,七杀的声音传进来,“王爷,贺兰郡主求见。” “带她去书房。”轩辕炙推开素如一,“如一,你回房等我,我们一起用晚膳。” 轩辕炙与贺兰唏脚前脚后进了书房,一看到他,贺兰唏就激动的道,“炙哥哥,你怎么可以喜欢素如一那个女人?你明明爱的是楚倾瑶,我不信你会忘了她?” 轩辕炙疑惑的看着她,“楚倾瑶是本王的王妃?” “炙哥哥,你……”贺兰唏又难过又伤心,她快步来到轩辕炙身边,低声道,“炙哥哥,楚倾瑶怀疑你被人下了蛊,你还记得楚瑾儿不,她身上就被修夜下过。” 楚瑾儿? 被贺兰唏一提醒,轩辕炙竟然想起了这个人,就是那个长得妖孽妩媚的男人。他眼前立刻闪过楚瑾儿被修夜控制时的痛苦和无助,眸色沉了下去。 “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唏儿,如果无事,你还是别来打扰我了。” “炙哥哥,你怎么能这样?” “七杀,送郡主出府。” 晚膳是摆在素如一房里的,她派昆一去叫绵姨,绵姨怎么可能过来打扰他们。一顿饭,素如一吃得面红耳赤,总觉得炙哥哥到她房里来,是想和她成其好事。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顿饭,小厮们快速的把桌子收拾走。 “炙哥哥,今晚……”她面上早飞满了桃花,酡红如醉。 “如一,今晚我还有事,晚些时候过来陪你。”轩辕炙觉得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想要亲近她,再不走,他要控制不住了。 看着他大步如飞离去,素如一立刻变了脸。 童芜,你敢骗我! “王爷!”七杀现身。 “替我监视她,我吹会冷风。”几个起落,他就飞出了王府。 漫天妖也在同一时间离开了春风阁,直奔炙王府。到了这边,靠着自己高超的轻功,轻松的接近了天寂阁。 当他发现轩辕炙房里没人,立刻靠进那间掌着灯的屋子。 屋内,素如一气愤的推开门,对着外面道,“昆一,今晚我们回家去住。” 漫天妖摸摸下巴,真不要脸,你家不是在昆仑境吗? 他跟着素如一进到隔壁宅子,见她气冲冲的推开一间黑暗的屋子。很快里面就掌了灯,窗户上映出两个人的影子。 “大小姐这么晚了,一脸怒气的回来,莫非是炙王不行?我倒是心仪大小姐……” “童芜,你闭嘴!你的同心蛊,为何不管用?”素如一的声音带着气极败坏。 “我早就说过,要一年之后,才会完全控制得了他。炙王心性太过坚定,再厉害的蛊,也会因人而异。” “我等不了那么久,万一中间生了变故怎么办?” “我倒是有一法,可以让他体内的蛊虫迅速成熟,但大小姐得拿出你的诚意。” “你换个条件。” “不如大小姐陪我一晚。” “童芜,你敢打我的主意,就不怕我父亲要了你的命?” 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***。大小姐有时间担心我,还是好好想想自己吧!为了得到一个男人,竟然使用这种下流手段,境主若是知道,怕是会很生气!”童芜的眼神带着侵略,看得素如一恼怒不已。 “童芜,收回你那恶心人的目光,再这样看我就把你变成瞎子。”素如一脸上现出一抹厉色。美N小说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黄万和一路护送珂雪回京,与她还算熟悉,也知道她已经许给了主帅的表哥。他没想到皇后这么不要脸,连许了人家的女子,都能叫过来陪他。

她看向漫天妖,“门主,还是我进去看看吧!”

“有什么没法见人的?我们是真心相爱,等解决了你父亲,我就办一个隆重的婚礼,娶你进门。”

他一进来,就看到轩辕炙紧挨着楚倾瑶而坐。皱了皱眉,看到轩辕炙越来越重视丫头,他一边高兴,又一边失落。

第72章宁愿做叛徒 紫衣侯望着她,“瑶瑶,你是有多恨我,让我在医门帮你救人?”这里整个都是医门的地方不说,还有各国的众人,为了讨好医门,那些人也会玩命的拦下他。 再说,他对漫天妖可没好感,一个毒门余孽,死了更好。他可是听说,昨天他走了之后,有人冤枉瑶瑶是毒门中人,漫天妖对她舍命相救了。 他忽然凑了过来,“瑶瑶,你真的是毒门中人?” “是又怎样?”楚倾瑶眼神一冷,不客气的推开他。 “红夏,你退下。”大长老见人越聚越多,不由大怒。红夏这孩子今日怎么这么犯倔,竟然和他对着干。 烟红夏见漫天妖的伤口不断的滴血,心里一疼,做出了一个决定,“师父,请原谅红夏难以从命。”她伸手扯下一截衣袖,将它扔到地上。态度决绝,“从今日起,烟红夏不再是医门中人,还请师父念在我们师徒一场的情份上,放我们离开。” 大长老气得差点吐血,多年来培育的得意弟子,竟然为了毒门余孽想要叛出师门。是可忍,孰不可忍,他目眦欲裂,感觉到了深深的背叛,“烟红夏,你这个逆徒,你敢背弃师门?我要杀了你。” 烟红夏忽然抬手拍向漫天妖,快速解开他被封的穴位,同时向四周抛下一篷黄色的毒粉,毒粉带着刺鼻的辣味,众人纷纷后退之际,漫天妖略一犹豫,还是抱起烟红夏,带着她快速逃出包围圈。 见他们冲了出去,楚倾瑶才松了一口气,如果到最后漫天妖落到医门手上,她拼了命也要救下他。 “逆徒,逆徒,给我追。”大长老拍胸顿足。一脸的誓要杀了烟红夏才罢休的表情,第一个带头向山下冲去。 素如一走过来,露出不屑的笑容,“楚倾瑶,原来你竟然是忘恩负义之辈,漫天妖昨天才刚救了你吧!今日你就对他见死不救。 楚倾瑶横了她一眼,“如一姑娘还是少来管本王妃的闲事。”她故意把王妃两个字咬得很重,对付这种女人一定要抓住她的痛处。 素如一果然被她激怒,气极败坏的道,“楚倾瑶,炙哥哥早晚休了你。” “万一是我先休了他呢?”楚倾瑶一脸坏笑。你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,也许恰是我不要的。 素如一恼怒,刚要叫嚣,七杀飞过来,“王妃,王爷叫你回去。” 素如一想到炙哥哥对待自己的态度,不由嫉妒得要发狂,愤恨的瞪着楚倾瑶的背影,眼中的杀机犹如实质,怕不得将楚倾瑶射得千疮百孔。 楚倾瑶就算感受到了,也不会回头,她优雅的走在前面,用属于她的骄傲一点点消失在素如一眼中。 紫衣侯讥讽的笑了几声,忽然道,“你很缺男人吗?” 素如一一愣,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到的羞辱,就见紫衣侯已经向山下飞去,风中送来他奚落的声音,“就算是很缺,本侯也看不上你。” 素如一被气得失了理智,怒喝一声,“紫衣侯,我要杀了你。”再也不顾形象,像疯子一样去追他。 楚倾瑶回到房里,“王爷,你找我?” “医门大会结束了,今晚你早点休息,明日一早我们就回天琼。”素如一和医门的关系,让他很担心楚倾瑶的安危。而他在受伤之后,这种担忧更甚。 “我知道了。”她应了声就要出去,心里一直祈祷漫天妖别被医门捉住。 她才走到门口,轩辕炙的声音就传来,”漫天妖要是这么容易被抓,他也不会在医门眼皮底下逍遥了八年。”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。 楚倾瑶不禁有气,“所以王爷就故意把我喊了回来?” 她快步出去,不管身后轩辕炙要吃人的目光。问了几个医门弟子,都不知道人抓没抓到。她心下稍安,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。 漫天妖带着烟红夏停在百里之外的山上,一放开她就退出去三步远,“毒医誓不两立,今日你强行带我去医门,我也救了你一命,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。” 烟红夏被他的话惊住,她为他不惜叛出师门,难道他不知道?漫天妖,你怎么就看不到我的好?“你怎可如此绝情?”她泪如雨下,“你以为医门我还回得去吗?为了你,我连养育我十几年的师父都不要了,你知不知道?” 漫天妖目色冷漠,他自然知道,当一个人的心里没有你,你做得再多,他也看不到。不带感情的问她,“你要如何?” 烟红夏身子晃了晃,医门回不去,除了投入毒门,她还有去处吗?“我要加入毒门。” 漫天妖从没想过要收她,想到她的处境毕竟因自己而起,动了一丝恻隐之心,说道,“好,从今以后,你就是毒门弟子,若被我发现,你与医门藕断丝连,别怪本门主心狠手辣,不念今日之情。” 其实他与烟红夏相识于五年前的医门大会,那时他一时兴起便来了医门,不想被烟红夏看到,她却故意放他离开。当年的事他念着一丝旧情,所以两人屡次相遇,才能和平相处。 “谢谢门主。”烟红夏有些小激动。只要她是毒门弟子,就会日日与他相见了吧!心里像揣了只小鹿,跳得厉害。 漫天妖,遇上你我早就已经万劫不复。哪怕下一刻是死,有你,我都不会害怕。 “门主,我们什么时候回毒门?” 漫天妖望向医门的方向,有些事他还需要再调查调查,一指毒门方向,“你一个人先回去,本门主还有事。” 看着他飞走,烟红夏觉得心里不愤,又无可奈何。一个人气呼呼往毒门去,听见远处有脚步声,心里一惊还以为是医门弟子追来了。 等她躲起来一看,来人竟是宇文天香。她从暗处跳出来,“宇文天香,真是冤家路窄,你说,我师父是不是被冤枉的?” 宇文天香脸一红,羞愧得无地自容。那晚,知道大长老喝了酒,皇兄硬把她塞进他房里,要不是她誓死不从,大长老还真就得手了。 在眼泪要掉出来之前,她猛的抬头,“我不是自愿的。”声音很大,像在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。 虽然那件事很丢人,可她真的是清白的。她恨皇兄,却没能力反抗,知道他也是被逼急了才出此下策。 如果被赶出医门大会,苍隼国一年的药材就没了。就算她再恨,也分得出轻重。可再分得清,她也是闺阁女子,心中的屈辱让她不止一次的想要去死。 烟红夏呵呵冷笑,害了人还觉得委屈?“宇文天香,反正你活着也没用,不如我一剑结果了你,如何?”她抽出长剑,抵住宇文天香。 “死了就能解脱。”宇文天香释然了。 烟红夏却用长剑挑开她衣襟,宇文天香惊呼一声,一下子退开老远,慌乱的理着衣裳。烟红夏眼中闪过怨毒,“我先把你扒光了,再给你吃下催情的药物,你说在这野兽遍地的荒山,尊贵的公主殿下会遭遇到什么?” 她以为宇文天香看上了漫天妖,是来和她抢男人的。 宇文天香吓得脸色煞白,羞怒着大叫“烟红夏,你好不要脸。” “我不要脸?公主殿下要脸,怎么还跑来和我抢男人?”烟红夏说得宇文天香一愣,结巴着道,“你你……我才没看上炙王。” 炙王? 烟红夏很快明白,宇文天香倒是春心萌动了,不过她看上的人竟然是轩辕炙。眼中的敌意退去,探究的道,“轩辕炙在医门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 宇文天香脸色一黯,自然不能说自己在大会上没脸呆了,只好说谎,“我要去找皇兄,听到这边有动静还以为是他。” 烟红夏打消了疑虑,故意叹了口气,“你也是个命苦的,炙王已经有王妃了,你怕是要白相思一场。” 宇文天香脸红的像火烧一样,羞涩的解释,“你误会了,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心里的秘密被人说中,她有种无地自容的窘迫。 烟红夏一看她的表情,就知道自己说对了,拍着她道,“楚倾瑶一手毒术很厉害,你武功又不好,只会点花拳绣腿,怕是也打不过她。要不我帮帮你?” 宇文天香低着头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 “因为我讨厌楚倾瑶。”烟红夏直言不讳。 宇文天香眼睛一亮,“你要如何帮我?” “我手上有一种毒药,只要吃了就会必死无疑,你想法把药下到楚倾瑶的饮食里,她一死,你的机会就来了。” 宇文天香眼前闪过素如一,摇头道,“还有素如一呢!我怕是没机会。” 烟红夏见她瞻前顾后,如此犹豫不决心里就有气,要不是想利用这个蠢货,她早就一掌拍死她了。 “炙王根本看不上素如一,你大可放心。”她给宇文天香吃了颗定心丸。 宇文天香终于下定决心,“请你帮帮我。”她不想再被皇兄利用,想找个强大的男人来保护她,刚好炙王又是她喜欢的。 烟红夏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给她,“收好了,要是丢了就没有了。” 宇文天香小心的收好,刚要道谢,发现烟红夏已经走了。她一个人走在清冷的荒山上,听到一点声响,都吓得半天不敢动。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狼嚎,她身子一抖,一脚踏空滚了下去。刺耳的尖叫声传出去很远,也惊动了下方山洞里的鬼面男子。好看小说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楚倾瑶好气的看着红檀,“那我先去外面等你家王爷总行了吧?”

“没有,很乖。”她靠到他怀里,嗅着独属于他的味道。有他在身边,她就莫名的心安,就仿佛她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。

“此行太过危险,朕不赞成皇叔去。”轩辕澈一脸为难,“皇叔莫要忘了,境主这些年最关心的人就是你,他手底下的昆仑卫就没有不认识皇叔的。你想过万一你身份暴露了,会有多危险吗?”

她轻声道,“你被人追杀了一路,就没去查查她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

轩辕炙有些不解,“你说宫里有什么不好?吃穿不愁,从皇上继位之后,后宫人也少了,也没那么多勾心斗角,不知道明月是怎么想的。”

第13章第一波劫杀 当七杀听到声音从外面向里看时,正好看到楚倾瑶从王爷身上下来。七杀呆了足足有三秒才反应过来,王妃这姿势也太霸气了…… 要是王爷知道自己看到了这一幕,不知道会不会杀人灭口。 “王妃,王爷怎么样了?”他闪身跳上马车,迅速的关上车门。 “刚……服了解药。”楚倾瑶瘫在一旁大口喘着,指挥道,“把他挪一挪,让他躺得舒服一些,再喂他点水,让药快点发挥作用。” 没过多久,轩辕炙便不抽了,安静的躺在车里,脸上的黑色也慢慢退去。 “七杀,怎么了?”外面有人寻问。 “没事,王爷有事吩咐我。”七杀对着楚倾瑶一拱手,小声道,“一切就麻烦王妃了。”见楚倾瑶点头,七杀这才下车。此时,他们正赶往北域战场,绝不能让外面的护卫知道王爷的情况。 每隔半个时辰,楚倾瑶都会给轩辕炙做一次检查,半夜里,她又冒着暴露的风险给轩辕炙挂了一瓶补充体力的葡萄糖,天亮时,他的体温却突然升高。 她从系统里拿出退烧药,才刚喂下去,七杀又上车了。检查之后,急声说道,“王爷怎么这么热?” “已经吃了退热药,一会就退了。”楚倾瑶一晚上没醒,双眼发红,一脸疲惫。好在七杀没在车上呆多久,轩辕炙的体温就降了下来。 楚倾瑶长出一口气,给轩辕炙喂了点水之后,拿出参片让他含着。诊脉之后发现脉相已经趋于平缓,这才敢闭上眼睛稍作休息。没想到她竟然睡着了,连七杀什么时候下去的都不知道。 三天之后,轩辕炙才从昏迷中醒来。睁眼就看到楚倾瑶一脸倦容的靠在一旁,衣服和发丝都有些凌乱。没了平日里的戒备和提防,她看起来就是个小女人。精致的小脸上眉目如画,嫣红的唇微微嘟着,看起来就像是在邀人品尝。 他吃力的抬出修长如玉的手指,让指尖在她唇上掠过。楚倾瑶一个激灵,瞬间清醒,瞪着懵懂的眸子看过来。 “轩……王爷,你醒了?”她怎么感觉有只手在她脸上划过? 好敏感! 轩辕炙感觉自己明明没碰到她,一点也不心虚的道,“你哪有一点女人的样子,睡个觉都能睡成这样。” 楚倾瑶暗恼,轩辕炙,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“要是王爷闲我碍事,不如让我回京。” “楚倾瑶,本王要小解。” 楚倾瑶随便扫了一眼,见桌上放着紫砂茶壶,随手递过去,“用这个。” 轩辕炙的脸立马黑下来,这个女人知不知道羞耻,他是想让她喊七杀停车。其实也不怪楚倾瑶,在现代的时候,女护士给男患者接尿根本就不是个事。 “楚倾瑶,你是女人你知不知道?”他气得大吼。可看到她布满血丝的双眼,轩辕炙决定大度一些,不和她一般见识,大喊一声,“七杀,停车。” 马车停下,轩辕炙被七杀扶下去。等他再回到车上时,发现楚倾瑶已经睡着了。 当晚,大家歇在一片密林里,半夜时,楚倾瑶睡得迷迷糊糊的,猛的听到外面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。 “遇到山贼了吗??”她揉了下眼睛看向轩辕炙,见他目光沉着,一片肃杀。 “你见过山贼敢劫王爷车驾的吗?”轩辕炙不屑的扫了她一眼,这个女人一天到晚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 “保护王爷。”七杀的声音带着焦急。 楚倾瑶将车门开了一条缝,看到火光冲天的外面,护卫们正和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交手,这些人黑袍裹身,黑巾蒙面,各个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。最让楚倾瑶吃惊的就是,黑衣人的数量竟然比护卫还要多,而且武功也不弱。 “有人受伤了。”她一惊,亲眼看到一名护卫被人砍倒。听着接连不断的惨叫,她再也坐不住,回头拎起药箱直接跳下马车。 “楚倾瑶,你在找死!”轩辕炙的毒虽然解了,可连续两次的剧毒爆发,已经把他的身子毁得差不多,如果没人搀扶,他自己根本下不了马车。 楚倾瑶落地之后,直接避开轩辕炙的视线躲到马车侧方,快速的从医疗系统里拿出常见的消毒药水止血药消炎药还有绷带,想了想又拿出一套缝合需要用到的针线。 准备好这一切,便向外围跑去,正好看到一名护卫手臂被人砍了一刀跌坐在地上。见到同伴受伤立刻有护卫顶替他的位置,将黑衣人严严实实的挡在外面。 楚倾瑶冲过去,一边打开药箱一边道,“我是大夫,我帮你看看。” 护卫一脸紧张,他知道王爷车上有个女人,却不知道楚倾瑶的真实身份,迟疑着不肯上前。 “你不配合的话,我就去给别人医治了。”楚倾瑶看到不断的有人受伤,不免焦急起来。 护卫一愣,楚倾瑶已经剪掉了他的衣袖,开始给他止血。血止住之后,见没伤到骨头,马上进行消毒上药,最后用绷带进行包扎,一连气的动作做完,又去处理旁边的伤员。 轩辕炙目不斜视的盯着楚倾瑶,见她如此熟练的帮人处理伤口,目中的疑惑更重。楚相的女儿何时练就了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? 楚倾瑶可没时间注意轩辕炙,此时此刻,她的眼里只有伤员。见伤员不断增加,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加快,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。那些伤势不重的,在经过她的包扎之后,马上又抄起武器继续与黑衣人厮杀。 很快,药箱里的东西就用光了,不过好在是夜晚,她在处理完一名伤员之后,拎着药箱退到人少的地方,快速将药箱装满。 她自以为这一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却忘了还有一个轩辕炙。他看着楚倾瑶凭空就能拿出东西来,震惊得差点出声。好看小说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614章宛妃的恨意 当她走出守山弟子的视线后,立刻往一条小路上拐去。 她爱漫天妖,爱得胜过自己,所以才不想他为难。她不想用负责任这三个字来约束他,他应该是自由的,然后去守护她在意的女子。 她捂住胸口,觉得那里好疼,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远,她终于泪如雨下,放声大哭。 楚倾瑶和无双回到客栈,发现后面有人跟踪。无双冷笑着回头,走到客栈外面,把一个太监揪了出来,冷声道,“回去告诉北宫夙还,要是再敢让人跟来,就来几个杀几个。” 太监一脸不服气,趾高气昂的道,“东方无双,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,这里是我们赤罗国的都城,有什么地方是杂家去不得的?” 无双没说话,扯住他的手腕,只听咔的一声脆响,太监面如土色的跪到了地上,哇哇惨叫,“啊……我的手……” “滚!”无双怒吼。 太监捂着手腕,爬起来就跑,那模样就像走晚了,会把小命搭上一般。 进了客栈,没找到云川,看来他又出去了。无双叹了口气,“阿攸,解药配制得怎么样了?” “已经好了,你打算在什么时候换人?” “我担心童芜会出尔反尔,再说还有一个暗国公,他没救出秋横,肯定会拼命的要将我们拦下。” “不如我们把地点改在与天琼接壤的边关。”楚倾瑶早就有此打算。 既然给童芜下毒了,就从没想过还要给他解。再说新配制出来的根本算不上解药,里面可是加了料的。 无双想了下当前的形势,决定明日就去找北宫夙还。 云川回来时,说外面都在传言,北宫子都病倒了。 “不太可能吧!我和阿攸早朝的时候,还见过他。”那时候,北宫子都的气色还非常好,怎么才短短半日,就病了?无双深表不信。 “他可是皇上,如果没病,谁敢乱传谣言?”云川觉得无双不相信他。他这么大的人了,不可能连个消息也打听不明白。 “明日我去一趟饰品店,看罗兰公主在不在。”楚倾瑶想问问她。 见云川不太高兴,无双道,“我今天已经见到了秋韵竹,她一切都好,等到了边关的时候,我们就用解药把她换回来。” “为什么还要去边关?”云川一脸焦急,“现在就换。” “你以为现在把解药给了童芜,他还会让我们离开?”无双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云川。云川脸一红,把头扭开。 第二日早饭后,楚倾瑶又去逛了一会医馆,但直接拐去了饰品铺子,刚好罗兰公主也在。两个人一见面,罗兰公主就道,“父皇病了。”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 “听说昨日下了早朝,批了会折子身子就不舒服,宣了太医也没查出原因。只说是太过劳累,让他多注意休息。” “他什么症状?” “这种事情,除了皇上身边的人,别人打听不出来的。”罗兰公主摇头苦笑,“倒是有个人托我给你带句话,说她想见你。” “谁要见我?”不怪楚倾瑶吃惊,她在赤罗国可谁都不认识。至于北宫夙还,因为军符一事,怕是恨不得把她杀了,绝不会这么温柔的求见。 “是宫中的宛妃。”罗兰公主道,“你不认识她吗?” 宛妃? 不知怎么的,楚倾瑶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宛如。当时她马上就要同林延安一道处斩,是轩辕炙放了她。 ”她全名叫什么?” “好像是叫林宛儿,两年前,父皇出宫狩猎,回来时就带了个女子回来。父皇很喜欢她,才短短一年,就直接位列四妃之一。” 楚倾瑶觉得林宛儿就是曾经的林宛如,便道,“若是我同意见她,要如何相见?” “明日巳时,城外十里吉祥寺,宛妃娘娘要去寺里祈祷。” “公主与她关系很好吗?” “她是宠妃,我是公主,平日里一直相安无事。昨日,她忽然找上我,让我帮你带句话。” “多谢罗兰公主,明日我定会准时赴约。” 罗兰公主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,问道,“无双太子怎么没来?” “他没时间,我便一个人来了。”楚倾瑶说得是实话,无双今日去解忧阁了。 “你是炙王妃吧?”罗兰公主崇拜的看着楚倾瑶,“虽然外面都说你已经死了,可我不 信。你的医术那么好,怎么可能会死?再说若炙王真死在境主手上,你就更不会死,你只会千方百计的替他报仇。” “公主倒是冰雪聪明。”楚倾瑶赞道,“若公主当真不想嫁给童芜,我给公主一瓶药,公主服了之后,就会卧床不起。” “若他知道我身染重病后,还是执意要娶呢?”罗兰公主很是担忧。 “童芜的野心绝不比你父皇的小,他之所以答应你父皇,也是因为他看不上四国,他心中所图更大。” “啊?”罗兰公主惊叫,“难道他想取代境主?” “若病了还躲不过去,我还有一法,就是毁掉公主的容貌。”楚倾瑶看着罗兰公主,本以为她绝不会同意。没想到她只是略一迟疑,便道,“既然不能与所爱之人长相厮守,这张脸毁了也不可惜。” 楚倾瑶笑了下,“放心,并不是真的要毁容,只是让你的脸看起来惨不忍睹就行。” 罗兰公主感激的对她一礼,“多谢炙王妃!此生罗兰这条命,就是王妃的了。” “我要你的命做什么?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关系。等我离开后,我们以后就没交集了。” 罗兰公主有些意外,“其实我怀疑父皇并不是真的病了,听人说他在发病之前饮了一杯茶。当时太子进宫,向他回禀你们在太子府的情况。” 楚倾瑶眼神一亮,看来赤罗国的天要变了。 罗兰公主走时,从楚倾瑶手上拿走了两包药。当晚,就卧床不起了。 当楚倾瑶回去和无双说,北宫子都的身体确实出了状况时,云川挑衅的道,“昨天你们 还不相信我,这么点小事我还能打探不清楚?” “你能耐,你怎么看不住媳妇?”无双冷着脸。 “表哥,明明是暗国公太狡诈了,你还说我?”云川瞪着无双,很是不满。这个表哥真是太讨厌了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 “还有脸找理由?”无双看着他,“早就让你回云阙国去,你死活不同意,现在知道任意妄为的后果了吧?” 见他们两兄弟似乎要吵架,楚倾瑶急忙道,“我明天要去城外的寺里一趟。” “去那干什么?”云川觉得好奇。 “去见一个人,”她转头问无双,“你知道林宛如吧?我怀疑北宫子都后宫里的宛妃就是她。她让罗兰公主带话来,说想见见我。” “怎么会不记得,她当时可是封后了。”无双皱眉,“林延安都死了,她怎么还活着?” “是轩辕炙放了她,既然她想见我,我去会会便是。” “那明日我们三个一起去。”无双不放心她一个人去。 今日是吉祥寺的庙会,大早上的这里已经人山人海,香火缭绕。卖零食的小贩推着车子,在人群中不住的吆喝。 楚倾瑶三人随着人流进了大殿,见里面黑压压的跪了一地人,她哑然失笑,宛妃是何等身份,怎么会来这种地方。 “阿攸,我们去后院找找,她不会在这里。”无双也在此时道。 “我不跟你们去了,我要为秋韵竹上香祈祷。”云川道。 楚倾瑶和无双正往后院走,忽然看到一个小沙弥,他打量了两人几眼后,才道,“女施主,你要等的人在后院厢房,请随我来。”然后又对无双道,“这位公子可以跟过去,但不能进去。” 楚倾瑶走进厢房,一眼就认出了林宛如。 林宛如一身淡紫宫装,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,一举一动都带着得体的优雅。似乎比在天琼宫中,要妩媚妖艳得多。 “炙王妃,好久不见。” 再见林宛如,楚倾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她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,“见过宛妃娘娘,不知娘娘叫我来,可是有事?” “炙王妃,我想帮你!”对上楚倾瑶不解的眼神,她又道,“我恨北宫子都,如果不是因为他,我也不会遭那么多的罪。炙王妃,我的命是炙王给的,为他报仇我做不到,但其他的地方,但凡有能用得到我的,我一定竭尽全力。” “王爷当日放过你,从来没想过要你的回报,林宛如,你听我一句劝,找机会离开皇宫,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吧!” 林宛如凄楚的笑起来,“我和国师合作了,我进宫为妃,他助我除去北宫子都。” 怎么哪都少不了国师?楚倾瑶对这个人越来越好奇了。 “国师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她问。 林宛如冷笑,“他?一个阴险的东西而已。他早就看中了皇位,想要取而代之。正好我送上门来,我们一拍即合,各取所需。” “知道他不好相与,你还与他合作?” “林哥哥死了,孩子也没了。我活着与行尸走肉无异,可我不甘心,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北宫子都,我一定要让他去给他们陪葬。” “可你想过没有?国师最后肯定不会放过你。”楚倾瑶好意提醒。 “不放过又如何,我本来也没想活。”林宛如眼神狠厉,带着疯狂。快看"buding7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在他眼里,皇后也是女人,是女人就好收拾。

这一幕被花千妍看到,她惊呼一声,向方简冲去。

“我已经让人把她和鬼医抬上山,也让弟子把他们安排好了。白谨受的是皮外伤,鬼医伤得很重,本来我想叫丫头过去救人,但白谨死活不让,非要亲自动手。”漫天妖摊了下手,“我想着,他们的关系,便默许了。”

“我已经让人把她和鬼医抬上山,也让弟子把他们安排好了。白谨受的是皮外伤,鬼医伤得很重,本来我想叫丫头过去救人,但白谨死活不让,非要亲自动手。”漫天妖摊了下手,“我想着,他们的关系,便默许了。”真相至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