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祖宗给我一支签,亲爱的活祖宗,二十代以上的祖宗称呼,小祖宗,已上线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一卷: 第1284章 哥,人死能不能复生?

陆柏庭忽然也看向了叶栗,叶栗一怔,倒是霍子羁格外自然的和陆柏庭打了招呼。 点餐的地方,其实距离游乐区并不是很远,就是为了方便带孩子的妈咪们。 所以,陆柏庭说的话,叶栗刻意清清楚楚的听见。 他很冷漠的的拒绝了前来搭讪的女孩,很自然的指向了叶栗,声音不大不小,却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:“我已婚,我老婆孩子在那里。” 齐刷刷的一群人看向了叶栗,而霍子羁早就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。 叶栗轻咳一声,干脆低头玩起了手机,不理睬陆柏庭。 倒是陆柏庭这么一开口,原本一个跟着一个赶着上的小姑娘们,彻彻底底的安静了下来,是真的不敢在靠近陆柏庭。 陆柏庭很顺利的点了单,取了餐后,就快速的朝着叶栗的方向走来。 霍子羁倒是像个小狗鼻子一样,闻到香味,立刻跟了上来,二话不说的抓起汉堡,吃的异常欢快。 想拿起可乐的时候,却被叶栗阻止了,交换了橙汁在他面前:“只能喝这个。” 霍子羁有些不情愿。 “不喝的话,汉堡都别吃了!”叶栗说的直接。 这下,霍子羁噢了一声,不情不愿的。陆柏庭倒是低低的笑了笑,揉了揉霍子羁的脑袋:“听妈咪的话,嗯?” “以后也听不到妈咪的话了。”霍子羁冷不丁来了一句。 叶栗一沉,手里的动作跟着顿了顿,没声音了,霍子羁也感觉到了异常的气氛,也不说什么了,低头快速的吃着。 倒是陆柏庭,若无其事的在餐桌下牵住了叶栗的手。 叶栗拿着薯条,回过神看着陆柏庭,陆柏庭却已经低头快速的吃掉了叶栗的薯条:“乖,好好吃东西,别胡思乱想的。” 这一次,叶栗没应声。 三人吃饭显得气氛有些低迷。 一直到陆柏庭打破沉默:“安安,吃完了,叔叔带你去买乐高?” “真的吗?” “真的。” “那我想再玩一会去买可以吗?” “好,商场关门以前都可以。” “耶,我最喜欢陆叔叔了。” …… 两人的互动,把原先沉默的气氛一下子活络了起来,叶栗安安静静的喝着可乐,嘴角也跟着笑了。 忽然,叶栗的可乐被陆柏庭接了过去,叶栗一愣:“这是我的。” 陆柏庭却把自己面前的推到了她的面前:“这个是去冰的,你不要喝冰的。” 叶栗的一些臭毛病,陆柏庭倒是记得很清楚,比如吃冰,结果会多惨烈,偏偏叶栗老师学不乖,每一次都犯。 被陆柏庭说的,叶栗不情不愿的,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 何况,这几天那肚子闷闷的感觉,让叶栗知道自己的大姨妈快要来了,这样冰冷的饮料吃下去,结果可想而知。 不是把姨妈又憋没了,就是让自己的日子更难过。 这下叶栗老老实实的放了下来,只是看见陆柏庭就这自己的习惯喝可乐的时候,那种画面,让叶栗的脸又跟着火辣辣的烧了起来。

第一卷: 第72章 你们觉得叶栗和我是什么关系?

现在这些鉴定在手里,徐铭是最高兴的那个人。

第一卷: 第1241章 我想知道,霍少是什么意思

叶栗倒是想着胎动的时候,陆柏庭喂一口,她就真的吃一口。 吃了几口,她又跟着兴奋了起来:“又动了,又动了。” 陆柏庭低低的笑了笑,倒是认命的喂着叶栗,听着她咋咋呼呼的声音,忽然就觉得有些满足。 一顿宵夜,就这样在陆柏庭的喂食里,叶栗第一次吃的干干净净,还一脸的满足。 这样的气氛,也是许久不见的和谐。 谁都没戳破这样的和谐。 …… —— 陆柏庭在收拾,叶栗靠着大门消化着肚子里吃的东西。 自从不怎么吐以后,她倒是多了容易胃胀的毛病,这么撑着,再困也睡不着。所以叶栗就干脆站着,让肠道消化一下。 忽然,别墅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。 丰城的天气很奇怪,入了冬,时不时的就会来一场冬雨,一场冬雨一场冻,这意味着第二天的天气又会降低好几度。 叶栗生性怕冷。 那风透着没关上的窗户吹了进来,让她直接拉紧了睡衣的领子,正想去关窗,却忽然听见门铃声。 下意识的,叶栗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间,已经是晚上10点整。 这个时间,谁会来? 叶栗想到陆柏庭今天是丢下了合同跑回来的,那这下是徐铭追过来了吗? 一瞬间,叶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想也不想的就给开了门。 开门的瞬间,叶栗就这么沉默不语的在原地站着。 因为门外的不是徐铭,而是陆南心。 这大概是叶栗除去在孤儿院见到陆南心的后,陆南心最为狼狈的时候。 雨下的很突然,陆南心的头发已经被雨打湿了,身上的外套也沾了雨水,眼睛红红的,倒是看的哭了很长的时间。 “陆小姐。”叶栗很淡的开口,“我这不欢迎你。” “叶栗。”陆南心看见叶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,“你走开,我要见柏庭。” 陆南心气喘吁吁的,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的,但是瞪着叶栗的时候,气势却丝毫不减弱。 她就这么看着叶栗,再看着叶栗隆起的小腹,眼中的嫉妒怎么都藏不住。 陆南心的手心在腿边就这么攥成了拳头,若不是意志力在隐忍,她怕自己忍不住就扑上去,狠狠的弄死叶栗。 “噢。”叶栗皮笑肉不笑的应了声,但是却退开,就这么站在陆南心的面前,“但是我凭什么让陆小姐见呢?” “你……” “陆小姐,不要让我叫警卫,明儿闹到八卦版很难看的,毕竟陆小姐前途这么光明,还有出身豪门的未婚夫,传出去不好听的吧。” 叶栗说的淡淡的,伸手已经打算关上门。 就在这个时候,陆南心忽然看向了大厅的某一处:“柏庭,你现在就这么任叶栗欺负我吗?” 陆柏庭很沉的看了一眼陆南心,这才从容不迫的朝着两人的方向走来。 叶栗见陆柏庭走来,一摊手,笑的很冷淡:“既然你要见,那我就不打扰了,我要去睡觉了。” 说着,叶栗转身就要朝着卧室走去,看都没看陆柏庭一眼。

这一次,却是天赐良机。 傅骁比谁都清楚陆柏庭,叶栗出现了,陆柏庭自然不可能留陆南心在身边,包括这五年里,陆柏庭动了这样的念头,也是希望有朝一日,叶栗如果能回来的话,不要再一次误会自己和陆南心。 在这一段感情里,陆南心从开始就已经输的彻彻底底了。 如果当年陆南心就算不离开丰城,现在在傅骁看来,以叶栗对陆柏庭的影响,陆南心也不一定能顺利的成为陆太太。 何况是现在。 “叶栗回来了?”傅骁继续问,“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盛世的叶总,和叶栗并不是一个人,起码外表来看。” “是。”陆柏庭说的直接。 傅骁挑眉:“好,就算是,你要叶栗怎么承认自己的身份。毕竟叶峻伊都没主动出面,不是吗?” “她会承认的。”这话,陆柏庭说的笃定,“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。” 傅骁看着陆柏庭坚定的眸光,最终失笑出声,陆柏庭的决定从来就没任何人可以改变过,就好似叶栗在陆柏庭心里的地位,只要陆柏庭不动摇,就没人可以撼动一样。 “你和叶栗,到底是谁欠了谁?”傅骁摇头。 陆柏庭很淡的看着窗外,许久才说:“从头到尾,都是我欠了她。陆家和叶家再有恩怨,所有的事情,主动权都在我手里,她从来都是被动的。” 傅骁很安静的听。 陆柏庭也很安静的说。 一直到陆柏庭说完,傅骁才看着陆柏庭:“不管怎么样,南心这件事有所欠妥,我没资格和立场替她说话,但是这么多年的情谊,如果可以的话,不要对南心下狠手,她无非也是不甘心罢了。” 得不到的不甘心。 陆柏庭却没回应傅骁的话题。傅骁也没再继续,很快就自然的转移了话题,两人不再谈及陆南心,聊起了目前的合作。 …… —— 叶栗才刚在停车场停好车,就接到小九的电话。 “栗栗。”小九的声音有些局促,“有人在调查我,估计是陆柏庭的人,我和他纠缠了很长的时间,但是估计我是失败了,陆柏庭会知道这些都是我做的。” 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叶栗沉了沉。 “就在不久前吧。”小九给了准确的时间,“但是你不需要担心,别的资料不在这一台电脑上。” “我不担心这些,我担心你。”叶栗着急的问着。 小九安静了片刻:“我开始也以为陆柏庭会做什么,毕竟陆南心对陆柏庭而言一直挺重要的,不然当年也不会——” 说着,小九顿了下,飞快的转移了话题:“但是目前看来,好像陆柏庭什么也没做,也没任何人来找我。” “你就在那呆着,也不用走。陆柏庭真的要找你麻烦的话,你躲到哪里他都能把你找出来,毕竟丰城是他的地盘。再不行的话,你去叶家。我哥不会不管你的。”叶栗冷静的交代,“至于陆柏庭那边,我探探口风。”

第一卷: 第939章 她叶栗真的是眦睚必报的小人

“好久不见。”霍擎苍淡淡的开口对着叶栗说着。 叶栗因为霍子羁的事情很久都绷着情绪,一句话都没说,她的手紧紧的捏着手机,而霍擎苍似乎也丝毫不介意叶栗的反应。 过了一会,霍擎苍倒是低低的笑出声:“不是想和我说安安的事情,怎么我主动打电话来了,你也不开口呢?” 这话,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叶栗,陆柏庭做亲子鉴定的事情,他从来都是知道的,知道的一清二楚的。 叶栗的神经越发的紧绷。 许久,叶栗才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 “你说呢?”霍擎苍反问叶栗。 叶栗忍了忍,深呼吸后:“我曾经那么信任你,你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事情上给我狠狠的一刀子,你明明知道我对那个孩子的在意的,但是你却偏偏做了这样的事情,你到底还是不是人!” 叶栗在质问霍擎苍。 她的情绪已经在瞬间爆发了出来。 而霍擎苍很安静的听着叶栗的质问,并没太大的反应。 一直到叶栗说完,霍擎苍才冷淡的开口:“我从来没有阻止过你和安安在一起不是吗?甚至大部分的时间,安安可以和你生活在一起。如果我不愿意的话,你连安安的面都见不到。” 这是实话。 “何况,当年是我逼着你走吗?”霍擎苍反问叶栗,“是你主动要我带你离开陆柏庭的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“栗栗,我从来没放下过你。我也说过,你和我结婚,安安一样可以叫你妈咪。但你和我在一起的这么多年,我护着你从来不勉强你,但是你做了什么?”霍擎苍的声音越发的生冷。 是,叶栗知道,在和霍擎苍的契约里,是自己背弃在先。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。 而在霍擎苍越来越冰冷的声音里,叶栗已经听不到以前熟悉的温度,带着让人生分的冰冷,一字一句的从手机那头传来。 “现在的你想的是什么,想的是怎么从我身边安然无恙的带走安安,而后和陆柏庭一家人在一起,不是吗?” 霍擎苍冷笑一声,问着叶栗。 叶栗深呼吸后,说着:“安安是我的儿子,自然要跟在我的身边。” “行。”霍擎苍竟然没反对。 而这样的霍擎苍,让叶栗一下子警惕了起来。霍擎苍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人,也从来都不是一个没有条件就可以无偿满足你的人。 所有的一切,都是建立在彼此对等的条件上。 包括当初带她离开丰城的时候也是如此。 “你想要什么!”叶栗冷静的问着霍擎苍。 霍擎苍却意外的并没主动开口,仿佛就像在等着叶栗主动走进自己的陷阱一样,叶栗捏着手机的手越发的用力,冷汗涔涔的。 而陆柏庭就在一旁站着,也可以轻易的感觉的到叶栗的紧张。 他搂住了叶栗,像是在安抚叶栗的情绪。 在叶栗的耐心渐渐消失的时候,霍擎苍的声音才一字一句的传来,冰冷而无情。

第一卷: 第749章 叶栗僵在原地,一动不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