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老榆木多少钱一方,仿古家具为什么用榆木,哪里销售老榆木,榆木能做实木地板吗

发布时间:2019-11-06 02:2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进了公海,那是一秒钟都不能再耽误。

牧羡泉坐在那里,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?我被你们抓住是我倒霉,了不起再把我送出国。”

小的时候,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占他便宜,让他喊爸爸。 渐渐的,爸爸这个词在他眼里和恶心没有差别,他根本不想要,也从不去问。 “……” 林宜哑然。 “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牧家上下必须为我母亲这二十几年的苦,为她的死付出代价!”应寒年一字一字说着,字字嗜血冰冷,手也更加握紧她。 他有些失控。 林宜被握得指骨都在犯痛,她强忍下来,头靠到他的身上,低声安抚着,“仇会报的,真相也会浮出水面。” “嗯。” 应寒年低头看着身边的女人,挣扎了这么久,他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份安心。 有她在,就可以安稳地去做任何事情。 …… 深夜散完步,林宜回到房间,还没睡下,就被姜祈星的短信叫出去。 是要说清楚的。 她出门来到约定的地方,就见姜祈星站在草地之上,身上沾了不少露水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 林宜静静地站在那里,平静地看着他。 气氛异常诡异沉默。 半晌,姜祈星开口,看着她道,“为什么要帮我?” 她今晚一开口,他就知道,她是在帮他掩饰。 可他想不通为什么,她明明很痛恨他的算计,痛恨他让她备受羞辱…… “你应该清楚,你当初能算计成功,并不是因为你的计谋有多巧妙,完全是因为应寒年信任你,对你的信任超过一切,包括我。”林宜淡淡地道。 应寒年会怀疑她,却不会怀疑姜祈星。 她没有因为这个特别难受,毕竟应寒年哪怕怀疑她,还是拼着命救过她,有这样也够了。 有些东西暂时到不了那种程度,但不代表以后也不会达到。 闻言,姜祈星垂在身侧的手牢牢握紧,薄唇颤栗,眼中全是愧疚。 “你们从生死街一齐出来,荣辱与共,生死相同,这种信任是透进血液骨髓里的。”林宜继续说道,“真相揭破,受伤害的不是只有你一个人。” “……” 姜祈星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里,有鲜血渗出来。 “所以我不是在帮你,我只是不希望应寒年连唯一一个让他毫无保留信任的人都没有了。”林宜说道。 她字字清冷,没什么动人的温度,却是句句诛心。 姜祈星根本扛不住这样的话,腿一弯,单膝跪了下去,直直地跪在草地上,唇颤得更加厉害。 他是真的不敢想,要是寒哥知道他做的一切会怎么样? 他不怕寒哥斥他打他,甚至不怕寒哥要他的命,他只是怕兄弟……再也做不成了。 林宜低眸看着他这样,有些感慨,既然害怕,为什么还要去做呢? 如果不是她帮着遮掩,他和应寒年还怎么继续相处? “其实你也看到了,我和应寒年都不是小孩子,真在一起也会把握好度,我知道他报母仇是首要大事,不会打扰他的,更不会走到你说的那一步。” 林宜说道,“你真的不用担心还没发生的事,继续为他办事就行了。” 说完,林宜转身离开,忽然听到一声响动,回头,就见姜祈星双膝跪在了地上。 她吃惊地看着他,“姜祈星,你……” 姜祈星跪在草地里,下巴颤动,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,手掌微微张开,掌心里一片血色。 “谢谢林小姐,谢谢你。” 他重重地低下头。 这人……当初不让她接近应寒年的时候逼得那么狠,现在又跪得那么果断。 林宜有些无奈地看着他,没说什么,转身离开。 走出很远了,她回头看一眼,姜祈星还跪在那里。 他跪得有多用力、有多沉重,就证明他害怕的程度有多深。 希望这个秘密应寒年永远不会发现吧。 …… 这一晚,林宜睡得并不好,一闭上眼,她就想到应寒年和她说的那些往事,她跟着愤怒、痛苦。 更多的,是对他的心疼。 幸好,还不算晚。 他们到底是走到一起了,接下来的路,她能陪着他。 翌日清早,林宜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,今天就要离开山区回帝城。 由于还有两声咳嗽,她戴上口罩才出门,一出去,就见到远处正从房间里出来的应寒年,他慵懒地站在那里,手按了按后颈,动作三分帅气七分邪气。 蓦地,像是感应到什么,应寒年忽然朝她的方向望过来,刚还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立刻勾起唇角,笑容极深。 林宜没敢多看,低下头拎着行李箱往前。 迎面碰上苏美宁走出来,这一趟慈善之旅,苏美宁对林宜百般不满,不是她做的不对,而是儿子对她的维护实在太多。 苏美宁冷冷地斜她一眼,“林宜,回去之后你找我一趟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 这女孩子不赶不行了。 “知道了,大夫人。” 林宜淡淡地道。 以前是被迫呆在长房工作,她没有一天不想离开,现在,她还得烦怎么留下来。 大家陆陆续续地走出来,牧羡枫从房间走出来,见到林宜温和地笑了笑,“感冒好点没有?” “好多了,谢谢关心。” 林宜微笑点头,话音刚落,手机就震起来,她一手搭在行李箱上,一手拿出手机,就看到某人发来的微信。 【应寒年:用得着对他说七个字那么多么?】 七个字,他还给她说话数数了? 真酸。 林宜没回,只不露痕迹地转过头,目光穿过人群望过去,应寒年斜靠在门口,单手插在裤袋里,一双眼幽幽地扫向她,哪还有刚才的笑容。 醋精。 林宜憋着笑回复过去。 【林宜:以后不超过三个字,行么?】 【应寒年:乖。】 “……” 林宜笑笑,把手机放回口袋里,抬眸见牧羡枫仍是看着她,便问道,“不走么?” “羡光想将这里开发成景点,但以后不会再亲自过来,所以一会还要找个地方拍下动土照片。”牧羡枫的声音温柔儒雅,令人听着都有种春风化雨之感。 林宜明白他的意思,先拍个照片,以后就可以用来发媒体图,以证这慈善做得有多到位。

白茶站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他们几个,她拿起手机,将录下他们说话的一段视频发给应景时。

白茶不知道周纯熙到底是出事在哪个时间点上,万一就是因为应景时这若即若离的态度搞得胡思乱想,再出点啥事,那就完蛋了。

白茶不知道周纯熙到底是出事在哪个时间点上,万一就是因为应景时这若即若离的态度搞得胡思乱想,再出点啥事,那就完蛋了。脱衣舞娘

“不用不用回车上,你们谈,你们谈。”

“……” 姜祈星像哑了一样。 “你不说我自己去找。” 林宜转身就走。 姜祈星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,看着她的背影,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喉咙里逼出来,“寒哥死了,他的降落伞没有打开,他掉下崖死了。” 不可能有生还机会的。 翼装飞行一旦出事,就是死。 闻言,林宜回过头来,扬起手一巴掌狠狠地挥到他的脸上,眼神冰冷地盯着他,“你乱说什么,应寒年怎么可能死。” 他不可能死的。 当年他被人砍成那样,扔进烂水泥里都没有死,怎么可能就这样摔死在雪风崖。 姜祈星被打得偏过头去,眼睛死死地睁着,声撕力竭地吼道,“我看着他掉下去的!你明白吗?我看着他掉下去,我什么办法都没有!我看着寒哥死了!” 林宜冷着脸反手又扇回去一掌,衣角被风吹得扬起,她的声音越发冷漠,“那就让我看到尸体,我一日没看到,你就不准说他死。” 她垂着手,手心里全是姜祈星脸上的血。 “……” 姜祈星跪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眼前冷静得令人发指的女人。 “翼装的头盔有GPS定位,立刻找人。” 也许,应寒年只是受了伤,他在等他们去救他。 林宜说道。 她是活过两世的人,她比谁都知道应寒年不会死,至少不会在这个时候死。 “……” 姜祈星的眼神晃了下,这才想起还有GPS定位这回事,急忙从草地上爬起来,转身就跑。 姜祈星报了警,搜救队很快出动。 GPS定位很容易便捕捉到了,但范围在深山,搜救变得极为困难,直升机顺着定位在雪风崖上飞来飞去,却探查不到具体。 林宜站得远远的,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,一双眼睛平静地望向远处搜救队的队长在和姜祈星说话,“如无意外,人应该掉在崖底,我们现在派遣人进去,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搜寻的时间会有些长。” 不是搜救,而是搜寻。 所有人都知道极限运动四个字意味着什么,要么零失误,要么直接死亡。 林宜想他们是无知,应寒年真的没有死。 他们搜得慢,她就自己去找。 她转过身,义无反顾地前往雪风崖崖底,底下险峻得没有一条好路,全是尖锐的石头和杂木杂丛。 她一个人往前走去,姜祈星回过头时就见她已经往里走很远了,他急忙追上来,“林小姐,这野外危险,你不能进去。” 她就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。 “我找找他。” 林宜淡淡地道,脸上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,她平静的仿佛真的只是去找一下应寒年,找活生生的应寒年。 话落,她脚下一绊,手被石壁上的尖锐划了一记,掌心立刻被划出一道长长口子,血汩汩而出,覆盖住生命线。 林宜只是看了一眼,便继续往前走去。 姜祈星见状,沉默地跟着她往里走去,从崖底进去,离GPS定位的位置很远很远,但车子开不进来,只能靠人往里走。 搜救队一批一批地进去。 林宜不跟大部队,而是从非常艰险的直线捷径往里走,待到夜晚时,她身上已经全是泥迹,手上的伤口被叶子泥土糊得看不清血原本的颜色。 姜祈星一直跟在她身后。 两人没有说话,就是一路往里走。 夜风袭来,冷意渗进骨子里。 林宜打开手电筒,不声不响地往前走,翻过一个坡时脚下一滑,人从上面滚下来,石尖刮过她的脸颊,锐痛钻进肉里。 “林小姐!” 姜祈星根本来不及拉她,只能急匆匆地往下跑,只见林宜躺在地上,睁着一双眼,脸上的鲜血慢慢淌下来,她伸手擦擦,挣扎着又从地上爬起来。 “你不能再往里了,你的体力根本就不行,我会找到寒哥的!” 姜祈星上前挡住她。 林宜从地上捡起手电筒,抬眸淡淡地看他一眼,从他身边绕过继续往前走。 “林小姐!” 姜祈星追上去,再一次挡住她。 “他在等我们,你确定要浪费时间阻止我?”林宜平静地问道。 “……” 姜祈星哑然,说不出话来。 林宜见状便推开他往前,这条艰难的路走下来,她的脚踝处早已经崴得肿起来,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,她毫不在意,只是坚定地往前。 多走一步,就多接近应寒年一点。 不知道有多久,远方漆黑的天空慢慢翻出鱼肚白,幽幽的亮光伴着浓重的雾气照进山里,空气冷得能将人冻僵。 林宜的体力根本坚持不了,靠着什么走下来她也不知道,仿佛有用不光的力量似的,她一直走、一直走,摔倒了爬起来,不知道渴,不知道饿…… 从天亮找到天黑,再到天亮。 等找到应寒年以后,她非骂死他不可,他以后再敢玩极限运动就让他跪键盘跪榴莲,他不答应,她就拿自己的防狼匕首把他捅到答应为止。 阳光渐渐照下来,散了雾气。 “定位就在这里,可我们绕了这么久,怎么就找不到呢?” 姜祈星很是焦急,他们日夜赶路,走的是直线,完全无视里边的一些蛇虫鼠蚁,被咬了都没有停下来过,走得比搜救队还稍快一些。 可在附近绕好几个圈,却始终看不到人。 “……” 林宜没有说话,平静地决定再走一圈。 忽然一阵阳光落下来,有什么亮光刺进她眼里,刺得她眼睛像被割了一刀那么疼。 她下意识地闭了闭眼,再抬起头往上望去,就望到一个黑色头盔挂在高处石壁冒出来的树梢上。 视线移向别处,只见不远处的石尖上,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,双腿垂下,一身已经辨不清颜色的翼装,鲜血从那人身下缓缓滴淌下来,下面被树影半遮的石壁上全是一道道的血…… 血腥、刺目。 如果说林宜的平静多多少少安抚到姜祈星,那这一刻,现实将他所有的侥幸都击碎了。 “寒哥!” 姜祈星喊得脖子上的青筋根根跳起来,他疯狂地往前跑去,攀着难爬的石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,“寒哥,我接你下来!”